我在MSN上看見你的副標題,莫名其妙的,直覺自己是那個被你祝福的人。

我們堂兄弟姊妹有十來個,幸運的,我們因著父親的因素,一起長大。感情莫名的親密。總是記得小時候新莊隔壁的廢棄田地,成了孩子們的天堂,或是秘密基地。說穿了,一年也不過幾次是真正的自由日,大人們都不管的時候。我們才可以拿著幾盒水鴛鴦,百來隻沖天炮,到田裡頭放縱。有時候,你的父親也羞澀的加入我們的行列,說什麼是監督孩子們的安全。現在才知道,其實他,也想玩。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