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記事 (13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今天台灣社會再次出現「無差別殺人事件」,兇手是一名33歲的吸毒前科男子,被害人是四歲的幼童。在內湖,在媽媽身邊不到1公尺的距離被割喉殺害。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Mar 05 Sat 2016 21:13
  • 幸運

昨晚,被2015的戲劇「一把青」吸引,於是已步入中年的我,還是很不認份的晚睡了。

沒想到彼岸的那裏,夜光鳥不是只有我一人,小學同學Nile也同樣的晚睡。拜科技進步所賜,總是有辦法突破通訊鐵幕。一開始我們用網頁的訊息打字,後來交換WeChat 語音傳遞更便利了些。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陳爸爸,您好:
繼年少時候見面,再次相見是在您最鍾愛的書法世界。我虔誠地小步踏上三重區社教館的階梯。清清楚楚地看每個花籃的署名,清清楚楚地看紀念展的海報。海報上的身影對我來說,是陌生的,是蒼老的,印象中的您是中年青壯的模樣。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C66A6480  

[Quote]國際貨運代理協會聯合會(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Freight Forwarders Associations),法文"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s Associations de Transitaires et Assimilés",縮寫FIATA——“菲亞塔”,於1926年成立,總部設在瑞士蘇黎世,是一個非營利性的國際貨運代理行業組織,其目的是保障全球貨運代理的利益並促進行業發展。http://wiki.mbalib.com/zh-tw/国际货运代理协会联合会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Aug 28 Fri 2015 00:43

痛覺是一種本能的反應。隨著外部環境的刺激,牽動着神經傳遞到大腦,今天下午才知道原來極痛時還不見得會喊出聲來。中醫吩咐用點刺放血拔罐的新招數。左手臂還插著幾根長針,肩頸馬上就被醫生的學妹雙手戴上除菌手套,在兩個肩膀中間頸部左右仔細消毒,還沒來得及用大腦知覺什麼叫做點刺的時候,身體已經實際地感受到這個專有名詞。

「點刺」是連續,快速地用針刺入人體某個範圍,「連續」的人體實驗結果是分為三次,印象中總數至少是30針以上吧~女醫生跟我都以為會出現像是連續劇裡頭的女主角的表演一樣,皺眉著的表情不能抵銷太多美麗,嘴巴必須輕喘尖叫著:痛!其中帶著更多的撒嬌。沒想到實際的畫面,我只是低著頭簇著眉,揪着心閉氣接受,女醫生只聽見ㄧ聲:痛。這位病患還開口問:請問這點刺放血拔罐的用法是用在哪裡?女醫生一面問:妳是第一次放血?還得小心地被口試專業:有一個效果是洩熱。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喜歡妳現在的樣子,即使不舒服,即使難過,都會牽起嘴角的微笑。

看著妳從少女的照片到現在鏡子中的妳,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l 30 Thu 2015 14:12

我夢見你!

十分訝異,我以為我們之間已經說好了:一定要幸福喔~但是去年底同學會,不敢開口問的是:你,幸福嗎?當初我們都以為你往了幸福的路上走,黝黑粗獷的手指上,戴了婚戒,我稱讚你的眼光。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在這裡,抬頭看著金星伴月,

你在那裡,低頭想著商務機率,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才剛立志說要每週專欄一文,如同跑步練習,目標暫定一周十公里,沒想到我的右臂膀整個像是聽到了命令,嚴重的抗命起來。

右手疼痛已經不是半年的事情了,或是伴隨著痲痹,或是伴隨著抽痛,像是整個手臂某個地方突然有電流流過一樣的抽慉,隱隱地,不着痕跡的。前半年,總是每週依賴物理治療師的手作,換得一週的清靜,但是週而復始,其實也從沒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,直到。。。嘿,某個瑜珈的地板動作,在進行中突然感受到何謂文字上的"被撕裂"。一個瞬間,凝結的肌肉束,像是一條一條纖維的被拉扯,頓時,我差點只能趴在瑜珈墊上問:這是怎麼回事?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自從放假以來,固定去運動,也比較多機會去探索家附近的環境,才發現原來我家附近的花店還真不多。刪除一些高級花藝店以外,小時候那種小花店,提供隨意買幾隻花的花店,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大安區,生存確實也不容易。後來在運動之後,開始固定會去信義路的一家小花店買花,說小真的非常小,就一個轉角,店內狹隘的一長條祇容納得下兩三個人,扣除老闆以外,只能有兩個人同時站在店內了。每週一花,放在媽媽的桌上,讓她看也讓我自己歡喜。

常見的百合,桔梗,玫瑰都常見,連菟絲花都成了乒乓菊的配花,我隨意搭配,不懂花藝只求開心。陽明山上常見,在越南大叻市區更是到處都有的繡球花,從來都只是觀賞盆栽。想說怎麼會有一種花開得這麼複雜,卻又如此理直氣壯。於是上週,走進花店跟老闆娘說,這週就買繡球吧~老闆娘遲疑了一下,幫我挑了一隻,多交代了一句:她很吃水噢。開心得帶著花回家,插瓶,結果隔天起床,心頭一驚。她~她,死給我看!這。。。抗議也沒這麼嚴重吧~昨天還整球含蓄的請到家裡,今天她毫不客氣的低頭。經過連續幾天的急救,連老闆娘當初的建議都用上了,還是宣告不治。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從小就沒領過全勤獎,從國中開始只要週日出去玩(其實可能也只是被爸爸載著去陽明山上或是野柳),週一很少很少可以起床上學的。運動這回事情,小學六年級大隊接力之後,似乎就跟我絕緣了。

去年九月因為健康開始去操場跑步,第一件困難要克服的就是一個人去操場的彆扭。彆扭這詞用的極為恰當,因為直到現在還是很希望會有哈利波特的隱形衣,可以不讓人看到我。(小叮噹的也行)跑步沒人教,呼吸沒人教的結果,就是直到12月底,還是苟延殘喘的一直賴在操場,勉強維持一週一次的報到率。在女同事的鼓勵下,2015/2/8河濱公園渣打銀行辦的公益路跑是我除了2008太魯閣的"散步"路跑以外,第二次報名路跑比賽。3公里,很短,我還是氣喘吁吁的跑走各半的完成。那天,寒流來襲,一直到中午12點,河濱公園的氣溫還是很冷 很冷 12度的低溫。心得是原來3公里,不長。3/28的台東鹿野馬拉松,是個美麗的誤會,10公里加上上坡,但是我這個肉腳居然沒有半途折返,回到終點站的心情很冷靜。喔~原來,10公里是這樣的。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 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其實,今天出門純粹是要去信義路的慶餘堂買枇杷膏,心想感冒這陣子,喉嚨的乾燥疼痛程度總該找秘方幫忙了。於是隨性的搭上公車,往中藥行出發。途中經過著名的「石二鍋」,名氣響亮,卻從來沒有光顧過,多數時候我總是謝絕排隊人龍的熱門店家,希望用餐是個舒適的環境或是節奏。這次經過,意外的門可羅雀,推開店門,確定營業時,毫不猶豫的趁這個機會,體驗他們的小火鍋。沒想到結帳出來,在門口遇到寶麒一家五口,大小女兒我是見過的,唯一那個手拿著御飯糰的小男丁,彼此都是第一次見面。舊識巧遇,緣分讓人特別珍惜。實在不敢細數我們自高中一年級認識到現在,是多少個年頭。

告別寶麒一家,沒想到今天的主角慶餘堂店休。心想,真是傻呀~人家生意這麼好,自然是需要過個舒適的週末假期。於是隨性的往前走,走進中正紀念堂,看看除了兩廳院以外的庭院。沒想到,我散步,麻雀及白頭翁等一些鳥類也是任意的來去飛翔。行經一角落,心想,我的眼鏡度數是真的不夠了,那前面的白色是花朵嗎?還是純粹為綠葉的反光呢?好奇寶寶怎麼捨得放棄幾步路,帶著疑問回家,果然沒讓我失望,這小角落,應該是梔子花的天下吧!湊近一聞那個花香,為了捕捉鏡頭裡的角度,硬是要繞了一圈,見她不同姿態。賞花時,也跟石椅上另外兩位阿姨聊天,彼此讚美市區這塊綠地的美好。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此時,我躺在床上,聽著心跳的聲音,

感受手腳痲痹以及冰冷的溫度,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身體右側的肩頸疼痛以至於擴展到右手臂,已經不是一兩個月的事情了,之前一直依賴物理治療師的推拿跟治療,但是週而復始的開始疼痛,實在是非常困擾的事情。嚴重時候,手指頭陸續出現痲痹的情形,即使不是醫生,自我的評估判斷都知道不妙。

這週,突發奇想到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掛中醫針灸科。一來是因為下載了APP的便利,隨時隨地可以利用APP行動掛號,二來無非還是貪求地利之便。對於周宗翰醫生並不熟識,只是有時候會在奇摩網路新聞上頭看見他發表的醫療意見,因此才想到掛周醫師的診。這輩子的針灸,一隻手五根手指頭數的出來的次數,因為本人就是非常害怕針尖,每次在醫院裡頭舉凡抽血,打針,都是側臉才敢忍著讓護士進行。仁愛醫院的中醫,我也是頭一次來,在候診的時候,跟身旁一位小姐還有一位太太聊天,打發時間之外,也輕鬆不少。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很久之前的我,凡事都需要計畫,計劃外的所有發生,對我來說都會造成不安。

長久以來的我,因為工作緣故,除了計畫,更加講求精準,凡事要求確定的時間/地點。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Mar 17 Mon 2014 19:47
  • 待辦

最近的念頭,總結說是待辦事項,實在勉強。看了自由之心,霎那間的心虛,非常誠心的低頭感謝老天給了自己這麼多。隔天想認真的寫下電影心得,可惜目前在辦公室內,已經沒有這樣的專心時間跟環境容許我專心面對工作以外的事情。於是,一件電影心得留在心上,得找時間補。週六,答應同事去的中華琴道館的展覽,中華縮水山影的花藝,于右任先生的草書,日式宿舍的環境及各種類的花木,其實一切都造就了當天的氛圍。連要離去時,巷子一旁的大樹上,硬是來了兩隻湊熱鬧的松鼠跟我道再見。台北市區內,忠孝新生站,越來越有日本住宅區內的幽靜。我想到2012去東京看的老房子:練。

說不清楚是春天的花粉還是那天下午的氣溫變動,從離開書道院之後就一直打噴嚏,朋友笑說,週六的我跟週日,兩日差異甚大。於是我今天慵懶懶的昏睡,慵懶懶的不是拿筆,卻是敲起鍵盤,幻想著這樣也是償了一點待辦事項。即使這些待辦事項,是美好的,是動人的。東方的花道,字,下午茶享受西方的咖啡,麵包,這樣的週末,夫復何求。

文章標籤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這週,或許應該準備個血壓計放在辦公桌前,時時測量我的血壓。

否則,我不會清楚自己的心跳跟極限。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Oct 26 Wed 2011 21:24
  • 妳說

妳說,永遠聽不慣對面的主管說的冷言冷語

妳說,雖然總是公司裡的廉價勞工,工時不比科技業短,薪水卻永遠只是零碎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昨天的中午,我在一家巷角的咖啡廳,享受著總匯三明治與一壺斯里蘭卡的奶茶。中午時分的陽光,像是彌補一週來的虧欠,毫不吝嗇的加溫在背上。暖烘烘的,可以感受熱情的威力。或許是因為週五吹到冷風,打了一整晚的噴嚏及狼狽的流鼻水。於是,有很熟睡的一晚,我格外珍惜昨日的午後冬陽,不去計較這樣的溫度是否過高,是否過於熱情。

今天小寶妹依舊扮演叫姑姑起床吃飯的角色,走到房門內,拉著手去餐桌。

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